열하일기/황도기략

黃圖紀略편집

皇城九門편집

皇城周四十里 若棊局然 九門正南曰正陽 東南曰崇文 西南曰宣武 正東曰朝陽 東北曰東直 正西曰阜成 西北曰西直 北西曰德勝 北東曰定安 皇城之內 爲紫禁城 周十七里 紅墻覆黃琉璃瓦 門西北曰地安 南曰天安 東曰東安 西曰西安 紫禁城之內爲宮城 正南曰太淸門 第二卽紫禁城之天安門 第三曰端門 第四曰午門 第五曰太和門 後門曰乾淸 乾淸之北曰神武 東曰東華 西曰西華 皇城九門樓 皆三檐 皆有瓮城 瓮城皆有二層敵樓鐵裹門關 與城門相直 而左右皆有便門 正南一面爲外城 有七門 制同九門 正南曰永定 南左曰左安 南右曰右安 東曰廣渠 西曰廣寧 廣渠之東隅曰東便 廣寧之西隅曰西便 地安門外爲鼓樓 鼓樓之北 爲鍾樓 角樓 六水關 三城壕 發源玉泉山 經高梁橋 河分兩支 一循城北轉東折而南 一循城西轉南折而東 入紫禁城 爲太液池 繞出九門 經九牐滙 至大通橋 而東西岸 皆甎築石甃 九門壕梁 皆置大石橋 外城壕河 亦自玉泉分流至西角樓 遶城南流折而東行 至東角樓 歷七門 東入運河 各跨一橋 內城十六街 有二十四坊 太淸門之東曰敷文 西曰振武 崇文門內之對坊曰就日 宣武門內之對坊曰瞻雲 東大衢四牌樓曰履仁 西大衢四牌樓曰行義 太學東西對坊曰成賢 府學東西對防曰育賢 帝王廟東西對防曰景德 直正陽門十里爲南郊圓邱在焉 直安定門十里爲北郊方澤在焉 直朝陽門十里爲東郊 朝日於此 直阜成門十里爲西郊 夕月於此 太廟在闕之左 社稷在闕之右 六科在端門左右 六部及百司 在太淸門外左右 余旣自中國還 每思過境 愔愔如朝霞纈眼 窅窅如曉夢斂魂 朔南易方 名實爽眞 一日俾鄭石癡 就八旗通志圖出皇城 一披圖而城池宮闕街坊府署 如覩掌紋 紙上如聞履屐聲 遂撮其要 書之卷首 爲黃圖紀略 大約皇都之制 前朝而後市 左廟而右社 九門正而九衢直 一正都而天下正矣


西館편집

西館在瞻雲牌樓內 大街之西 白廟之左 在正陽門之右者 稱南館 皆我國使館也 年至使先在南館 而別使踵至則分處此館 或云被籍之家也 前墻十餘間 甎刻牡丹而築之 嵌空玲瓏 正使處正堂 中庭有東西堂 副使 書狀分處 余處前堂


金鼇橋편집

跨太液池 架石橋 東西二百餘步 兩沿爲白玉闌干 中爲馳道 增高二尺 夾道爲複闌 闌頭蚣 總爲四百八十餘坐 各具情態 不一其形 橋之兩端 對樹二坊 西曰金鼇 東曰玉蝀 車馬闐咽 遊人雜沓 而湖波漾日 一塵不動 北望五龍亭 西望紫禁城 林樹葱蒨 層樓複殿 相掩相映 而五色琉璃瓦甍 隨日作陰陽 白塔寺浮圖及亭閣黃金葫蘆頂 時湧樹外 樹外天光深靑而澄烟澹霞 令人駘蕩 又似暮春天氣


瓊華島편집

太液池中 有島曰瓊華 世傳遼太后粧梳臺 元順帝爲英英 起采芳館于此 跨島有大石橋 制如金鼇 兩端亦樹二坊 曰堆雲 曰積翠 或曰此名金海橋也 湖上有臺如甕城 臺上有殿如翠葢 立橋上 回看金鼇 行人車馬 又不類人間世矣 臺下有金時古松 皇明嘉靖間給俸 號爲都督松 或云柏 或云栝 明淸間多記述詩 今摧殘 只存兩朽榦 色白如骨 不可辨矣


兎園山편집

兎園山 一名吐兒山 高不過五六丈 周勤百餘步 砌礎縱橫 似是舊臺殿基也 內築土爲山 外環立太湖石 嵌空玲瓏 蒼翠綠碧 不雜他色 高皆丈餘 石之至巧者也 纍石爲小洞府 兩頭皆爲偃虹門 旣出洞府 又以奇石夾道螺旋 作峰回路轉之勢 上置數楹虛閣 俯瞰城闕 又行數十步 石龍昂首 其下爲方池 甃石爲溝 屈曲蜿蜒 似是流觴之所 而轉機汲水之物 無一存者 山前有石牀玉枰 又行數十步 有三層圓臺 其制如旋磨 其下 又有新踣殿閣 山中萬石崢嶸 無一傾側 而壞墻敗瓦 在在愁亂 吾聞皇帝於西山 窮極土木 而獨於禁苑咫尺之地 不加理葺 有若荒山墟落何也


萬壽山편집

鑿太液池 爲山曰萬壽 又曰煤山 山上有三簷殿閣 立四法輪竿 皇明毅宗烈皇帝殉社之地也 余與杭州人陸可樵 李冕 相遇於五龍亭 兩生俱初至京師 其迷方昧向 無異於我 只憑古人記籍 時自衣帶間頻頻出視 或相視而笑 或兩相愕然 葢驗之古記 有中有不中 則自不覺其喜且驚也 彼以中州人 聞見之相爲乖左 紀述之時有訛謬 猶尙如此 况余外國人乎 余且因此 有大自省悟者 余初以萬歲山爲萬壽山 葢華音萬是宛 歲音秀 灑翻萬壽萬歲 音義俱似 則意一山而兩號也 今攷兩生所持古記 則果非一山 曩者所遊兎園璚島 乃萬歲山也 譬如對席證交 名面各知 萬歲山 金人輦運宋之艮嶽以成之 當時謂之折糧石 元世祖置廣寒殿于其上 皇明宣宗皇帝御製廣寒殿記是也 高麗恭愍王時 元太子召見高麗贊成事李公遂於廣寒殿 卽萬歲山也 又高麗元宗五年九月 王至燕都 十月辭帝於萬壽山玉殿 又申思佺遍觀萬壽山玉殿 但云玉殿而不言殿名 然旣稱萬壽山 則所謂玉殿 非廣寒亦明矣 欲觀壽皇亭而守者不納焉 未知亭今尙在否也 嗚呼痛哉


太和殿편집

太和殿 皇明時舊名皇極殿 三檐九陛 覆以琉璃黃瓦 月臺三層 各高一丈 每層爲白玉護闌 悉雕龍鳳 闌頭皆爲螭首外向 臺上立鐵鶴 翩然欲舞 第一臺闌中 列置八鼎 第二臺闌角 對峙兩鼎 第三臺闌中 夾闌各峙一鼎 鼎高皆丈餘 庭中亦列三十餘鼎 其出色神巧 古之九鼎 亦或在此也 自太淸門爲白玉闌 連延曲折 至太和殿 又周匝至中和殿 又至保和殿 如亞字殿 前東曰軆仁 西曰弘義臺 高幾與太和殿陛齊 而但一層一闌耳 大抵太和殿 乃天子出治之所 而不甚高大 問諸他人 則所見略同 初頗訝之 首譯笑之曰 此無他 所經數千里之間 城邑民居如彼壯麗 寺刹宮觀所在宏侈 則眼目日奢 心意漸闊 未見太和殿 而先有靑陽玉葉許大明堂 爲天子垂衣之所 今自左右廊廡 驟看太和殿 不甚有異 故乃反憮然而失圖耳 譬之人 堯舜亦與人同 若使左右承弼 無元凱諸公 而苟然充位者 無非屠沽蒭蕘 獨堯舜衣日月星辰山龍華蟲粉米藻火宗彝黼芾絺繡之服 揚八彩而瞬重瞳 兀然孤立 惡能成巍巍蕩蕩之治化哉 故寺刹宮觀 譬之唐虞之岳牧 則皆足以朝諸矦有天下 閭閻市廛 譬之康衢之民萌 則無非比屋可封 然後始見帝居之壯也 今此三檐九陛琉璃黃瓦 有非齊民所得而僭者 而外此制度 莫不肖太和殿 乃所以侈太和殿也 不如此則太和殿 亦何異草舍寒乞哉 余曰 如君言則堯舜兼桀紂 然後始做得意天子也 聞者皆大笑


軆仁閣편집

內務府官與通官 眼同我譯 攷納我幣之紫紬黃紵于體仁閣 時方籍入閣老李侍堯家產 侍堯納雲貴總督海明金二百兩 贓發被籍 中國內外 無論大小貴賤 皆有養廉恒廩 外官則分煩衝疲 難爲之制祿 若額外私賦 或關節納賂 事發追贓 雖纖毫犯科 盡沒私贓 惟不奪官爵 故赤身帶職 妻子流離 此法葢沿皇明之舊而更嚴也 內務官對坐收納 而所籍無他物 皆婦人所著貂裘二百餘領 一裘頗長而毫端 金畵蟒龍


文華殿편집

出雍和門 有殿曰文華 覆以黃琉璃瓦 皇明故事 文華殿東室 爲九龕 供奉伏羲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 左一龕周公 右一龕孔子 每日天子至文華殿開講 先行一拜三叩禮 閣老及講官 立候月臺上石闌之左 承旨唱先生來 閣老及講官 魚貫而進 分班入席 于時略堂陛之嚴 以便講臣憑几 今未知近世開講 亦用是禮否也


文淵閣편집

文華殿前有閣曰文淵 天子藏書之所也 皇明正統六年 合宋金元所儲而編定目錄 凡四萬三千二百餘卷 增以永樂大全 多至二萬三千九百三十七卷 若復益以近世所刊圖書集成 今皇帝所輯四庫全書 則想應充溢露積於外耳 門鎖只從簾隙 略望殿閣之雄深 而末窺天子縹箱之富 甚可恨也 曾聞昔我昭顯世子從九王 宿留此閣云 九王者 淸初睿親王多爾袞也


武英殿편집

協和門外 有武英殿 制如文華殿 雍和門與西華門相直 協和門與東華門相直 武英殿前 有武淵閣 大約殿閣門墻 莫不對對相直 中庭步數 亦必相當 無小差殊矣 黃江漢景源陪臣傳 崇禎甲申 蕯哈廉入京師 受明文武朝賀于武英殿 此傳聞之誤也 蕯哈廉者 貝勒 曾見謚號錄 蕯哈廉謚武毅 受文武朝賀于此殿者 乃多爾袞 非蕯哈廉也 甲申三月 流寇破皇城 是年五月 多爾袞入皇城 是時明亡僅閱月 而我國從人見武英殿龍墀 只有蝙蝠矢 相視流涕 今馹卒刷驅 充斥殿庭 恣意遊觀 雖不識當時光景 亦莫不侮紅帽而羞蹄袖 自視衣袴鶉結 而猶與錦繡者排突 小無愧沮 豈非吾東尊攘之義 亦根於皁隷之賤 而秉彛之所同得 有不可誣也耶


擎天柱편집

午門外左右 立數丈石獅 端門內左右 坐石屭贔 建六稜石柱于其上 柱高六七丈 柱身遍刻龍螭 柱頭所坐之物 莫辨何像 而皆作攫挐之狀 天安門外 亦有一對 此似是石闕也


御廐편집

御廐在前星門外 東西樹柵爲門 馬不過三百餘疋 皆脫覊自在 方午 圉人開柵擧鞭 指揮若招呼之狀 東西廐馬皆出 齊首分左右立 北墻下 有大井 井邊有大石槽 兩人轉機㪺水 連注槽中 圉人以鞭分十馬爲一隊 次第入飮 前隊齊飮齊退 則後隊方進 無敢爭先亂次者 入者從右 出者從左 自入于廐 問天子馬止此否 圉人笑曰 天子稱萬乘 京外富室 尙多是數 况萬乘天子耶 暢春苑 圓明園 西山 俱有萬馬 皇莊南海子 亦有千里馬 今天閑上駟 盡往遵化州 今此所留皆老孱 不堪騎乘 只備端門立仗 然俱壽六七十 就中指黃馬曰 此壽一百有三歲 披示其唇 只有兩齒 不食蒭荳 已三十餘年 日中醇醪二甌 朝暮糖餌麥屑二升 調燒酒臨槽舐吃 月受三品廩 皇帝時賜御饌 必雙跪叩頭 雍正時尙行千里云 馬之毛色潔澤 未見其甚老 但眼小眵流 而雙瞳瑩碧如靺鞨 兩眉五六根裊裊下垂 耳中白毫 出外如鬣 但脛大異他馬 想其少壯時多力者也 圉人要索厚幣 貌且頑鄙 未知其言爲信然否也 每歲三伏日中 貴人用鹵簿鼓吹 導迎御馬監所領 洗刷于德勝門外積水潭


午門편집

午門三虹門 幽深如行洞窟中 衆囂雄響 噌吰鏜鎝 橋五皆白玉闌干


廟社편집

六科在端門之內 六部百司分置太淸門外 是爲前朝 太液池北神武門內 是爲後市 宗廟在闕之左 社稷在闕之右 前後左右鋪置排設 無不匀敵 於是乎王者之制度大備矣 曾見綏寇紀略 崇禎十六年五月 京師雨血 通夕雷霆 太室神主顚倒 寶鼎彛器皆融 又六月二十三日夜 霹靂起奉先殿 廟門金鋪 皆爲龍爪所鎔化 廟前石上 有龍臥痕 嗚呼甲申流寇之變 千古所未有也 天崩地坼 九廟震蕩 而因爲覺羅氏觀德之所 則惡能無似此大變恠哉


前星門편집

自軆仁閣出協和門 與東華門相直 有殿曰文華 其東有門曰前星 覆靑琉璃瓦 門內又有重門而皆鎖 重門之內 皆靑琉璃瓦甍 可知爲太子宮也 或云 太子所居曰傳心殿 殿後有箭亭 鑄鐵爲碑 刻淸家祖訓以埋之 人無敢至者 世傳康煕在位久 太子對宮僚言 世間寧有頭白太子乎 語泄坐廢 自是不復豫建 雍正元年八月十七日 詔曰 我聖祖仁皇帝 爲宗社愼擇 命朕纘承丕緖 於去年十一月十三日 一言而定大計 薄海內外 罔不欣戴 當日聖祖 因二阿哥之事 身甚憂悴 天下共聞 今朕諸子尙幼 必須詳愼 特將此事 親寫密封 藏于乾淸宮正中世祖章皇帝御書正大光明扁額之後 乃宮中最高之處 以備不虞 故玆諭告諸王大臣 咸宜知之云云 禮部主事陸生楠䟽請豫建 雍正下詔切責以爲不豫建太子 卽我朝家法 俾皇子人人 各務孝友恭儉 一聽天命 絶兄弟猜疑讒慝之心 此萬世久長之美法也 明朝奸臣王錫爵 請建太子 不擇賢以立 天啓遂亡天下 爾欲效王錫爵耶 自是天下莫敢復言豫建事 而前星之門 閉將百年矣


五鳳樓편집

太和殿前庭 面可數百步 臺高丈餘 護以白玉欄 上有太和門 門上爲三簷黃瓦 是謂五鳳樓也 皇帝大朝會駕坐太和殿 則欽天監設定時鼓于樓上 敎坊司設中和韶樂于樓之東西 通官徐宗顯言 朝會時 錦衣衛 陳鹵簿儀仗于太和殿庭東西 北向立 馴象于五鳳樓下 東西相向 陳大車玉輅于太和門丹墀中道 北向 御馬監設仗馬 金吾衛雲麾司 陳甲士儀仗金鼓于太和門外午門內丹墀 京營將校凡七萬 夾道樹幟 護衛警嚴于碁盤街 百官候時于端門之內擎天柱下 五鳳樓中鼓初嚴 則百官整班 鼓二嚴則分班 由太和左右掖門 魚貫而入 皇帝駕自保和殿由中和殿入太和殿 導駕侍衛奉九璽印符前行 樂奏飛龍引之曲 大樂奏風雲會之曲 于時洞開諸門 直至正陽門 豁達洞見 外內正直 無有隱曲 五鳳樓中慶皇都喜昇平之樂 如出天上云 舊聞崇禎初載 於五鳳樓上 獲天書黃褓十襲 外題曰天啓七 崇禎十七 福王一 此雖妖言 如此大基業 亦豈無天定之數耶


天壇편집

天壇在外城永定門內 墻周幾十里 墻脚三級 其上可以走馬 內爲圓邱 第一層壇 闊百餘步 高可丈餘 壇面皆鋪用碧琉璃甎 闌干四周 皆以綠琉璃爲楹檻 四出陛俱九級 陛濶幾二丈 亦鋪碧琉璃甎 護闌亦皆綠琉璃楹檻 第二層壇 面二丈餘 四出陛九級 壇面鋪碧琉璃甎 壇脚及四周闌干 亦皆綠琉璃楹檻 圓邱外又繚以周垣 覆黃琉璃瓦 四面爲欞星門 分元亨利貞 以配東西南北而爲號 東一壇祀日 西壇祀月 東第二壇祀二十八宿 西第二壇祀風雲雷雨 皇穹宇及神樂觀 太和殿 齋宮 天庫 神廚 皆覆以琉璃黃瓦 神樂觀 平日敎習樂舞生之所 每値大享 則先期演儀于太和殿 羊豕鹿兎 俱有房舍圈柙 北墻下方池二十餘區 冬月鑿氷 以藏凌室 可見昭事之物 潔凈備具 無不取用於其中也 正陽門敵樓下正南一門 恠其常閉 或云皇帝親祀天壇 駕出方啓正南甕城門 而灌脂百斛 然後始開云


虎圈편집

御廐後爲虎圈 築城如烟臺 上架井字樑 覆以腕大鐵網 傅墻爲小穽 樹鐵爲柵 舊有二虎 一近斃 一往圓明園 今空圈 皇帝幸行 必檻虎前驅 心有不懌 則臨圈親射云


風琴편집

余友洪德保甞論西洋人之巧曰 我東先輩若金稼齋 李一菴 皆見識卓越 後人之所不可及 尤在於善觀中原 然其記天主堂 則猶有憾焉 此無他 非人思慮所到 亦非驟看所可領略 至若後人之繼至者 亦無不先觀天主堂 然恍忽難測 反斥幽恠 是眼中都無所見者也 稼齋詳于堂屋畵圖 而一菴尤詳于畵圖儀器 然不及風琴 葢二公之于音律 不甚曉解 故莫能彷彿也 余雖耳審其聲 目察其制 然又文不能盡其妙 是爲大恨也 因出稼齋所記共觀焉 堂之東壁 有二層朱門 而上二扉下四扉 次第開之 其中有筒如柱如椽者簇立 大小不一而皆金銀雜塗之 其上橫置鐵板 其一邊鎖穴無數 一邊如扇形 刻方位及十二時 俄見日影到其方位 則臺上大小鍾 各撾四聲 中央大鍾 撾六聲 鍾聲纔止 東邊虹門內 忽有一陣風聲 如轉衆輪 繼以樂作 絲竹管絃之聲 不識從何而來 通官言此中華之樂 良久而止 又出他聲 如朝賀時所聽 曰 此滿州之樂也 良久而止 又出他曲 音節急促 曰 此蒙古之樂也 樂聲旣止 六扉自掩 西洋使臣徐日昇所造云 稼齋記止此 德保讀已大笑曰 是所謂語焉而不詳也 中有筒如柱如椽者 鍮鑞爲管 其最大之管如柱椽 簇立參差 此演笙簧而大之也 小大不一者 取次律而加倍之 隔八相生如八卦之變 而爲六十四卦也 金銀雜塗者 侈其外也 忽有一陣風聲如轉衆輪者 爲地道宛轉相通而皷槖以達氣如口吹也 繼以樂作者 風入城道 輪囷輥輾而簧葉自開 衆竅噭噪也 其皷槖之法 聯五牛之皮 柔滑如錦袋 以大絨索懸之樑上如大鐘 兩人握索奮躍 懸身若掛帆狀 以足蹋槖 槖漸蹲伏 而其腹澎漲 虛氣充滿 驅納地道 於是按律掩竅 則無所發洩 乃激金舌 次第振開 所以成衆樂也 今吾略能言之 而亦不能盡其妙 如蒙國家發帑命造 則庶幾能之云 德保所談止此 今吾入中國 每思風琴之制 日常憧憧于中也 旣自熱河還入燕京 卽尋天主堂 宣武門內 東面而望 有屋頭圓如鐵鐘 聳出閭閻者 乃天主堂也 城內四方 皆有一堂 此堂乃西天主也 天主者 猶言天皇氏盤古氏之稱也 但其人善治曆 以其國之制 造屋以居 其術絶浮僞 貴誠信 昭事上帝爲宗地 忠孝慈愛爲工務 遷善改過爲入門 生死大事 有備無患爲究竟 自謂竆原溯本之學 然立志過高 爲說偏巧 不知返歸於矯天誣人之科 而自陷于悖義傷倫之臼也 堂高七仞 無慮數百間 而有似鐵鑄土陶 皇明萬曆二十九年二月 天津監稅馬堂 進西洋人利瑪竇方物及天主女像 禮部言 大西洋不載會典 其眞僞不可知 宜量給衣冠 令還本土 勿得潛住京師 不報 西洋之通中國 葢自利瑪竇始也 堂燬于乾隆己丑 所謂風琴無存者 樓上遠鏡及諸儀器 非倉卒可究 故不錄 追思德保所論風琴之制 悵然爲記


洋畵편집

凡爲畵圖者 畵外而不能畵裡者 勢也 物有嶐坎細大遠近之勢 而工畵者不過略用數筆於其間 山或無皴 水或無波 樹或無枝 是所謂寫意之法也 子美詩 堂上不合生楓樹 恠底江山起烟霧 堂上非生樹之地 不合者 理外之事也 烟霧當起於江山 而若於障子 則訝之甚者也 今天主堂中墻壁藻井之間 所畵雲氣人物 有非心智思慮所可測度 亦非言語文字所可形容 吾目將視之而有赫赫如電 先奪吾目者 吾惡其將洞吾之胸臆也 吾耳將聽之而有俯仰轉眄 先屬吾耳者 吾慚其將貫吾之隱蔽也 吾口將言之 則彼亦將淵默而雷聲 逼而視之 筆墨麤踈 但其耳目口鼻之際 毛髮腠理之間 暈而界之 較其毫分 有若呼吸轉動 葢陰陽向背而自生顯晦耳 有婦人膝置五六歲孺子 孺子病羸白眼直視 則婦人側首不忍見者 傍側侍御五六人 俯視病兒 有慘然回首者 鬼車鳥翅 如蝙蝠墜地宛轉 有一神將 脚踏鳥腹 手擧鐵杵 撞鳥首者 有人首人身而鳥翼飛者 百種恠奇 不可方物 左右壁上雲氣堆積 如盛夏午天 如海上新霽 如洞壑將曙 蓬滃勃鬱 千葩萬朶 映日生暈 遠而望之 則綿邈深邃 杳無竆際 而群神出沒 百鬼呈露 披襟拂袂 挨肩疊跡 而忽令近者遠而淺者深 隱者顯而蔽者露 各各離立 皆有憑空御風之勢 葢雲氣相隔而使之也 仰視藻井則無數嬰兒 跳蕩彩雲間 纍纍懸空而下 肌膚溫然 手腕脛節 肥若緣絞 驟令觀者 莫不驚號錯愕 仰首張手 以承其隳落也


象房편집

象房 在宣武門內 西城北墻下 有象八十餘頭 凡大朝會 午門立仗及乘輿鹵簿 皆用象 受幾品祿 朝會時 百官入午門畢 則象乃交鼻而立 無敢妄出入者 象或病不能立仗 則强牽他象以代之 莫能屈也 象奴以病象詣示之 然後乃肯替行 象有罪則宣勅杖之 觸物傷人之類 伏受杖如人 杖畢起叩頭謝 貶秩則退居所貶之伍 余畀象奴一扇一丸 令象呈伎 象奴少之 加徵一扇 余以時無所携 當追給 第先使效伎 則象奴往諭象 象目笑之 若落然不可者 使從者 增畀象奴錢 象睥睨久 象奴數錢納囊中 然後象乃肯 不令而效諸伎 叩頭雙跪 又掀鼻出歗 如管簫聲 又塡塡作皷顰響 大約象之巧藝 在鼻與牙 曾見畵象 象皆雙牙直指 若將觸物者 謂其鼻垂而牙指 今視象不然耳 牙皆下垂若植杖 忽向前若握刀 忽互交若乂字 不一其用 唐明皇時 有舞象 觀史心常疑之 今果見善諭人意者 莫象若也 崇禎末 流寇破京城 過象房 群象皆垂淚不食云 葢形則蠢而性則慧 眼則詐而容則德 或云象孕子五歲而產 或云孕十有二載乃產 每歲三伏日 錦衣衛官校 列旗仗鹵簿金皷 迎象出宣武門外壕中洗濯 觀者常數萬 又有象記


黃金臺편집

盧君以漸 在國以經行稱 素嚴於春秋尊攘之義 在道逢人 無論滿漢 一例稱胡 所過山川樓臺 以其爲腥膻之鄕而不視也 古跡之如黃金臺 射虎 太子河 則不計道里之迂曲 號名之繆訛 必窮搜乃已 日約余同尋黃金臺 余乃博訪于人而無知者 求之古記 其說不一 述異記以爲燕昭王爲郭隗築臺 今在幽州燕王故城中 土人呼爲賢士臺 亦謂之招賢臺 今皇都乃冀州之地 則燕王故城 吾不知在於何處 况所謂黃金臺乎 太平御覽云 燕昭王置千金于臺上 以延天下士 謂之黃金臺 則後世徒傳其名而無其臺可知也 而盧君一日得之於蒙古人博明 其所錄示曰 長安客話 出朝陽門 循壕而南 至東南角 巋然一土阜是也 日迫崦嵫 茫茫落落 吊古之士登斯臺者 輒低回睠顧 有千古之思云 盧君由是憮然罷行 不復言黃金臺 暇日與盧 爲觀東嶽廟廠戱 同車出朝陽門 將歸逢高太史棫生 高與凌簑軒野同載 謂將尋黃金臺 凌是越中人 且奇士 初至燕 爲訪古蹟 要余偕行 盧大喜謂有天緣 旣至 不過數丈頹阜 如無主荒墳 强爲名之曰黃金臺 別爲之記


黃金臺記편집

出朝陽門 循壕而南 有數丈頹阜 曰此古之黃金臺也 世傳燕昭王築宮 置千金于臺上 招延天下之士 以報强齊 故吊古之士至此 莫不悲懷感慨 彷徨而不能去 嗟乎 臺上之黃金盡而國士不來 然天下之人本無讐怨 而報仇者無窮已時 則未必非此臺之金相仍於天下也 請爲歷數報仇之大者 以告海內之積金多者 秦之時 以金啗諸侯之將而盡滅其國 則蒙氏有力焉 李斯本以諸侯之客 爲諸侯報仇 蒙恬天下之報仇者 玆可以少息矣 旣而趙高殺李斯 子嬰殺趙高 項羽殺子嬰 沛公殺項羽 其金四萬斤 石崇之富有自來 而乃反罵曰 奴利吾財 何其愚也 然轉傳相報 千載至今而其金尙在也 何以知其然也 元魏爾朱兆之亂 城陽王徽齎金百斤 以洛陽令寇祖仁一門三刺史 皆已所拔往投之 祖仁謂其家人曰 今日富貴至矣 乃怖徽云 捕將至 令徽逃於他所 邀於路而殺之 送其首於兆 兆夢徽告云 我有金二百斤 在祖仁家 卿可取之 兆捕祖仁 依夢徵之不得乃殺之 此不乃其報仇者尙在乎 五代時 成德節度使董溫箕金鉅萬 溫箕爲契丹所虜 則衙內指揮使秘瓊 盡殺溫箕家族 瘞之一穴而取其金 晉高祖立 徙瓊爲齊州防禦使 槖其金 道出魏州 范延光伏兵境上 殺瓊悉取之 延光終以金爲楊光遠所殺 光遠爲晉出帝所誅 而其故吏宋顔悉取其金 獻之李守貞 後守貞爲周高祖所破 與妻子自焚 然其金當尙留人間也 何以知其然也 昔有三盜 共發一塚 相謂曰 今日憊矣 得金多 盍沽酒食來 一人欣然而去 沿道自賀曰 天假之便也 與其三分 寧專之 鴆其食而還 二盜突起格殺之 先飽酒食 將兩分之 旣而俱死塚旁 嗟乎 是金也必將宛轉于道左 而必將有人拾而得之也 其拾而得之者 亦必將默謝于天 而殊不識是金者 乃塚中之發而鴆毒之餘 而由前由後 又未知毒殺幾千百人 然而天下之人 無有不愛金者 何也 易曰 二人同心 其利斷金 此必盜賊之繇也 何以知其然也 斷者 分也 所分者金則其同心之利 可知矣 不言義而曰利 則其不義之財 可知矣 此非盜賊而何 我願天下之人 有之不必喜 無之不必悲 無故而忽然至前 驚若雷霆 嚴若鬼神 行遇草蛇 未有不髮竦而卻立者也


雍和宮편집

雍和宮 雍正皇帝願堂也 有三檐大殿 殿中塑金身 踏十二級胡梯 如入鬼窟 梯盡得樓 始見天日 樓之中央 四圍闌干 虛如井 僅及金身下半截 又自此踏梯如行漆夜 良久 乃得八牕洞然 樓中井如下層 而金身要膂纔見其半 又暗摸拾級 信足冥升 乃出上層 始與佛頂平 據闌俯視 風氣凜例 如萬松送濤 所居僧 皆喇嘛三千人 頑醜無比 而俱曳織金禪衣 時方禺中 群僧魚貫入一大殿中 列短脚牀 牀大如碁枰 一人一牀 跏趺而坐 一僧響鍾 衆喇嘛一時誦梵 更與李譯惠廸 登大士殿 意謂通望九門 閭閻撲地 皇都全局 當在眼底 及開牕出臨闌干 處處樓臺 周遭重遮 巡闌一匝 反覺悶塞 而下視股栗 不可久居矣


大光明殿편집

西安門內 南小衚衕 行數百步 有三檐十二面圓殿 覆紫琉璃瓦 黃金胡盧頂 題曰大光明殿 殿中四柱 金龍一升一降 上承屋霤 中安上帝像 環衛三十三像 皆袞冕擁圭 四面瑣牕墻壁 皆靑琉璃甎 九陛三重闌干 此號大玄都 明世宗皇帝 迎陶眞人 講內丹于大光明殿 卽此也 淸順治辛丑 滿州大臣索尼 鰲拜 蘇克蕯哈 遏必隆 受世祖顧命 輔幼主 康煕立纔六歲 四臣者共詣此殿 焚香 刺臂血 設誓上帝 後殿曰太極殿 供三淸神塑 又後殿曰天元閣 養道士數十人 有典守太監 天元閣及大光明殿東廊重修時 金稼齋昌業 見其設梯撤瓦 甚壯之 按其日記 時康煕癸巳二月初九日也 今太極殿及天元閣 皆黃瓦金碧璀璨 今距癸巳爲六十八年 而煥然如新 高士奇金鼇退食筆記言 其賜第在殿之左 時於秋雨初霽 碧天如洗 披襟露坐 覺巍巍瓊搆 與明月流光相照 恍若置身于廣寒宮云 葢其處地稍占敞豁 儻値月宵霽景則尤勝也


狗房편집

獵狗數百餘頭 大小不一 形貌各殊 皆甚羸瘠 或臥或蹲 動止閒逸 有不勝懶眠者 有喜而搖尾者 有起迎嗅衣者 有張口長欠而上下斷齶之間 幾一尺有咫 我人數十 突至鬧攘 而服着聲音 想應眼生 然無一驚恠狺吠者 從隷出脯 與狗人使逞伎 狗人繫脯數丈長竿若垂餌 招一狗 就中一黃狗 颯然跳出 衆狗翹立不競也 點竿高下 則狗左右跳躑 以一蹄仰挐 狗人拂竿若挑魚 飛空三四丈 狗亦竟高超騰 反踰長竿 捷若疾風 狗人叱令退去 更招他狗 次第試之 其飼狗之法 皆擲物空中 狗仰首騰挐而取之 落地則不食也 別有矢溺之所 所居皆潔凈不穢


孔雀圃편집

翠鳥二 朱鳥一 羽毛尾端金錢皆同 朱鳥轉身還作深綠 翠鳥轉身又作殷紅金錢 俄變鴉靑 聞人咳聲 遍體羽毛 忽失光色 霎頃閃嫩 復還初魂 軆比鷺蕮差小 而尾長過三尺 脛足麤鹵 錦衣菅屨 令人慚赧 惟食蛇虺 又與蛇交 遍地遺白 處止至穢 圃人見我隷跣足行走 戒勿踐曰 恐蛇鰓入膚卽爛也


五龍亭편집

太液地上西南向 臨水列彩亭者五 曰澄祥 曰滋香 曰龍澤 曰湧瑞 曰浮翠 總名五龍亭 澄波萬頃 金碧蘸影 遙望金鰲橋上 車馬行人 渺若仙界 後與吳中人遊 問西湖勝景 對不見西湖 則五龍亭一面是也 不識亭刱何時 而皇明天順間 太素殿後有草亭 今無 此其舊基也 紫光閣及承光殿 紫瓦金殿 隱約林樹間 紅墻內彩瓦亭閣 高下襞疊 與副 三价俱至 時値夕陽 微靄澹蕩 光景尤奇 甞又淸朝一至 新旭鮮麗 恨未見亭下萬柄芙渠也 譯輩言 五龍亭光景 雖朝暮變熊 猶不若盛夏蓮花時 蓮花時猶不若深冬氷戱云


九龍壁편집

由五龍亭 轉一小阜 入一門 門前有響墻高五六丈 廣十餘丈 以白瓷甎築 錯以九龍 龍身皆數丈 五色之外 別有紫綠紺色 陽起蜿蜒 細察之 龍之肢體頭角 段段燔造以合之 升降飛翥 各具體勢 變化不測 無絲髮縫痕 非細心審視 莫能覺也 響墻者 猶古之塞門也 宮闕官府寺觀皆有之 閭閻皆樹之大門之內


太液池편집

太液池 在西安門內 周未知凡幾里 余甞東遊海上高城三日浦 周十餘里 今此池似不及也 舊稱西海子 池中跨起虹橋 長數百步 鐫白石爲欄 欄外又爲白石欄 欄頭狻猊數百 大小雖同 形態各異 橋兩頭 各樹牌樓 東頭題玉蝀 西頭題金鰲 又北望 一橋起瓊華島 接承光殿 其南北 亦樹牌樓 曰積翠 曰堆雲 環池殿閣樓臺 疊甍互檐 古木多槐柳 八月初三日 余至玉蝀 逢越中人凌野 俱至五龍亭 凌野亦初至京師纔數日 詢余池上氷戱及皇都八景 其踈野類此 葢遠京都萬里 北學者鮮 余行差前五六日 足見一池晩荷也 有小艇數十蕩泳荇藻間 採蘋藕 船上人皆赤身 殊不雅也 多五色魚 有大魚三 長皆二尺餘 遍體斑爛 方來食蒲萑下 拍手驚之 悠然自適 每歲盛暑 賜滿漢大臣翰林臺省泛舟宴飮璚島瀛臺之間 內賜藕芡鮮魚 凍氷積雪 分隊八旗 爲蹴毬拖床之戱 履底皆着鐵齒 以習馳逐便捷 天子臨觀之


紫光閣편집

循太液池 有圓頂小殿 上覆黃瓦 檐用碧瓦 名紫光閣 傍有百鳥房 畜奇禽獸 閣甚高敞 其下爲馳射之塲 舊號平臺 崇禎庚辰 薊撫袁崇煥入援 帝臨平臺 磔崇煥 此似其地也


萬佛樓편집

由九龍壁 行幾步 有大殿 遶壁龕置小佛 一龕一佛 合爲萬軀 又有丈六觀音變相 頭上遶坐萬佛 千手千目 足踏神姦奇鬼 惡獸毒蛇 變化成精而未得佛性者 前置大香爐 三足高丈餘 千妖百恠 來擧鼎足 撑臂支脚 弩目張口 許邪誰何 若鬼子毋揭琉璃鉢


極樂世界편집

有新刱大殿 屋數百楹 覆靑瓦 屋中以沈香旃檀 爲五岳名山 巖巒洞壑 幽深巉峭 寺刹樓觀 羅絡其上 剪綵爲花松栢 皆以銅銕爲葉 靑翠出色 數仞飛瀑 漚騰沫跳 雪飜鷺滾 令人滋惑 哄言鏤氷也 又哄言激水也 葢鎔琉璃爲之也


瀛臺편집

瀛臺臨太液池 有殿曰昭和 有亭曰迎薰 皆黃瓦 岸際樹木 皆合抱幽深 掩映虹橋 複道宛轉 相通林樹間 靑瓦紫甍 倒影湖心 時方芙蕖初落 蘆渚藻荇之間 時有小航收蓮房


南海子편집

出崇文門 南行二十里 有囿曰南海子 方一百六十里 自元時爲天子蒐獵之所 皇明時繚以周垣 設海戶以守 視皇城外內 絶罕鳥雀 葢無林藪故也 未及海子數里 一望蒼蔚 而烏鳶鷺鶖 已蔽天矣 趙譯達東追至爲言 時方海戶癘疫大熾 不可投足 且日力短 此距大紅橋二十里 自大紅橋至按鷹臺 十餘里 其內有三大澤 積水空明 有七十二橋 而行殿樓臺 不過沿道所見 所養奇禽異獸 非走馬可竟 今自此疾還 猶難及門限也 挽之甚力 遂悵然回轅 歷天寧寺白雲觀 疾驅入正陽門 已踰黃昏矣


回子館편집

回子館外門甎築 制樣絶奇 非天主堂所見 入門僅移數武 雙犬突至 張口狺狺 大驚卻立 回童數十 拍掌齊笑 門內左右 對値大柱 以數丈銕連鎖 鎖狗頸 繫之柱下以守門 狗見人雖突起 限鎖長而止 常不及人數步 而其勢則甚怖凜也 回女十餘人出視 皆壯健如男子 頰紅顴闊 眉靑眼赤 其中一少婦 抱數歲嬰兒而立 頗有艶姿 皆白衣裳 總總綰髮 爲十餘辮髽垂背後 上加白帽 如優人突帽 衣如我國帖裏而袖窄


琉璃廠편집

琉璃廠 在正陽門外南城下 橫亘至宣武門外 卽延壽寺舊址 宋徽宗北轅 與鄭后同駐延壽寺 今爲廠 造諸色琉璃瓦甎 廠禁人出入 燔造時 尤多忌諱 雖匠手 皆持四月糧 一入毋敢妄出云 廠外皆廛鋪 貨寶沸溢 書冊鋪最大者曰文粹堂 五柳居 先月樓 鳴盛堂 天下擧人 海內知名之士 多寓是中


綵鳥舖편집

舖中百鳥啾喧 如山牕春曉 皆銕絲小籠 一籠一鳥 或兩鳥則雌雄也 鳥皆我東所有 然不識其名 籠中皆置小盒貯水 懸數莖粟穗 以資飮啄 持空籠至者 肩相摩也 初翰林彭齡與周擧人 各提空籠至舖中 易雙鳥 籠鳥卽我俗所名 뱝새 無甚奇稀 而値錢五十 錦鷄 形類家鷄而無冠 胡亦無雙珥 咮頸俱丹 白尾雙長 其端小彎 有翠錢一點 置大槽貯水 外周柵 上覆網 養錦鷄其中 大鐵籠置白鷴 大如鵲 雙尾如錦鷄


花草舖편집

皆艸花 最多繡毬 秋海棠 石竹 諸色膽甁排揷者 皆四季花 翠觚揷一朶紅蓮 大僅匏花 葉如掌 時方秋菊盛開 皆我東所有 而最多鶴翎 而莖不特長 獨金菊最異 花朶僅如錢大 而如新鍍金箔 水仙未及開花 蘭似萱艸而深翠 無香可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