열하일기/환희기

幻戱記편집

朝日過光被四表牌樓 樓下萬人簇圍 市笑動地 驀然見鬪死橫道者 蔽扇促步而過 從者後 俄而追呼有怪事可觀 余遙問謂何 從者曰 有人偸桃天上 爲守者所擊 塌然落地 余叱爲怪駭 不顧而去 明日又行其地 葢天下奇伎淫巧雜劇 皆趁千秋節 待詔熱河 日就牌樓 演較百戱 始知昨日從者所見 乃幻術之一也 葢自上世有此能 役使小鬼 眩人之目 故謂之幻也 夏之時 劉累擾龍以豢孔甲 周穆王時 有偃師者墨翟君子也 能飛木鳶 後世如左慈費長房之徒 皆挾此術以游戱人間 而燕齊迂怪之士 談神仙以誑惑世主者 皆幻術 當時未之能覺 意者其術出自西域 故鳩羅摩什佛圖澄達摩 尤其善幻者歟 或曰 售此術以資生 自在於王法之外而不見誅絶何也 余曰 所以見中土之大也 能恢恢焉並育 故不爲治道之病 若天子挈挈然與此等較三尺 窮追深究 則乃反隱約於幽僻罕覩之地 時出而衒耀之 其爲天下患大矣 故日令人以戱觀之 雖婦人孺子 知其爲幻術 而無足以驚心駭目 此王者所以御世之術也哉 遂記其所觀諸幻共二十則 將以示吾東之未見此戱者


幻者盥手帨凈 整容四顧 鼓掌翻覆 遍示衆人 乃以左手拇指 合其食指 摩如丸藥如擦蚤蝨 忽萌微物 僅如粟子 連摩漸大 漸如菉豆 漸如櫻桃 漸如檳榔 漸如鷄卵 則以兩掌疾相摩轉 益團益大 微黃淡白如鵝卵 大纔過鵝卵 其大不漸 倐如西蓏 幻者雙跪其胷 漸仰摩團益疾 如抱腰鼓 臂苦乃止 按置卓上 其體正圓 其色正黃 其大如盎 可盛五斗 重不可擧 堅不可破 非石非鐵 非木非革 非土團成 不可名狀 无臭无香 混沌帝江 幻者徐起 鼓掌四顧 復按其物 柔團溫摩 物軟手媚 輕輕如泡 漸縮漸消 指顧之間 還入掌裏 復以兩指摩摩一彈 卽無有物 幻者使人剉紙數卷 大桶沒水 納紙桶中 手攪其紙如澣濯衣 紙解融混 如土入水 遍招衆人 臨觀桶中 紙水泥濃 可謂寒心 于時幻者鼓掌一笑 卷其雙袖 據桶撈紙 兩手汲引 如繭抽絲 紙乃相紉 如初剉時 无有續痕 誰爲粘之 其廣如帶數十百丈 盤委地上 風動翻颭 更觀桶中澄淸無滓 如新汲水


幻者負柱而立 使人反接其手 縛其兩拇 柱在臂間 兩拇靑黑 痛不可忍 衆人環看 無不酸悲 於焉幻者離柱而立 手在胷前 其縛如故 未甞解脫 指血會腫 色益黑紫 不忍奇痛 衆乃解繩 血氣漸通 繩迹猶紅 我人驛夫注目諦視 心中自怒 義形于色 鼓囊出錢 大呼幻者 先給與錢 要再細觀 幻者稱寃 我不汝愚 汝不我信 任汝縛我 驛夫發憤 投棄其繩 百解鞭縧 含口柔之 乃執幻者 背負其柱 反接縛之 比初益急 幻者哀號痛楚入骨 淚落如荳 驛夫大笑 觀者益衆 未見脫時 已自離柱 縛竟不解 以示神通 如是三次 無可柰何


幻者以水晶圓珠二枚 置卓上 珠比鷄子差小 乃持一枚 張口納之 喉窄珠大 未可呑下 吐出其珠 還置卓上 復於筐裏 出兩鷄子 瞋目延頸 乃呑一卵 如鷄飮蚓 如蛇呑蟾 卵滯項中 如附癭瘤 復呑一卵 果梗其喉 噎噫哇歍 項赤筋立 幻者悔恨 如不欲生 乃以竹箸 搠刺其咽 箸折落地 无可奈何 張口示人喉 露小白 扣胷搥項 悶塞煩寃 小技浮誇 嗚呼死矣 幻者默聽 若癢耳朶 傾耳乍爬 如有所疑 以禁指尖窋其耳孔 引出白物 果是鷄子 于是幻者 右手持卵 遍示衆人 納于左目 拔出右耳 納于右目 拔出左耳 納于鼻竅 拔出腦後 項邊一卵 終猶滯在 幻者以白土一塊 畫地爲一大圈 衆人環坐圈外 幻者于時脫帽解衣 以沙礪劒 發出光色 揷于地上 復以竹筋 搠刺項上 欲破鷄卵 據地一嘔 卵竟不出 乃拔其劒 左揮右旋 右揮左旋 仰空一擲 承劒以掌 又一高擲 張口向天 劒頭直落 揷入口中 于時衆人變色齊起 錯愕无言 幻者仰面 垂其兩手挺挺久立 不瞬雙目 直視靑天 須臾呑劒 如倒甁飮 頸腹相應 如蟾懷忿 劒環掛齒 不沒惟靶 幻者四據以柄築地 齒環相格 閣閣有聲 又復起立 拳擊柄頭 一手捫腹 一手握柄 亂攪腹中 劒行皮間如筆畫紙 衆人寒心 不忍正視 小兒怖啼 背走顚仆 于時幻者 鼓掌四顧 毅然正立 乃徐拔劒 雙手捧持 遍向衆人 直前爲壽 劒尖血滴 煖氣蒸蒸


幻者剪紙如蝶翅爲數十片 擦在掌中 誘衆中一小兒 闔目張口 幻者以掌掩口 兒頓足啼哭 幻者笑而放手 兒且啼且哇 綠蛙跳出 連吐數十蛙 皆跳躍地上


幻者凈拭卓面 振拂紅毡 鋪卓上 四顧鼓掌 遍示衆人 幻者緩步至卓前 一手托定毡心 一手毡起毡角 赤色一鳥 叫一聲爵 向南飛去 又一撩揭東方 靑鳥向東飛去 納手毡底 潛撈一雀 色白咮丹 兩足爬空握幻者鬚 幻者攬鬚 則又啄幻者左目 幻者捨鳥摩目 鳥向西飛去 幻者憤嘆 又潛手執一黑雀 將以與人 失手放之 雀墜地宛轉 卓下童子 爭執雀 雀決起向北飛去 幻者發憤 撤去毡子 無數鸚鵒 一時飛起 皷翅盤旋 集于屋簷


幻者持小錫甁 右手酌水一椀 注于甁中 㶑灧甁口 幻者置椀卓上 持竹箸衝甁底 水漏甁底 點滴良久 淋瀉如簷溜 幻者仰吹甁底 漏水卽止 幻者向空側睨 口中念呪 水湧甁口數尺 放瀉滿地 幻者喝聲掬執水腰 水中截縮 入甁中 幻者復持其椀 還斟甁水 多小如初 而地上水跡 如傾數瓮


幻者出二金環 置卓上 遍招衆人 視此金環規可二圍 無始無終 團團天成 幻者于是開張兩手 各執一環 回旋乍舞 向空飛環 以環受環 兩環相連 持此連環 遍示衆人 无罅无隙 孰見連時 幻者于是開張兩手 各執一環 一離一合 一連一斷 斷之連之 離之合之


幻者鋪繡氍毺於卓上 微揭氍毺一角 拈出拳大紫石 以刀尖微刺之 承杯石底 燒酒細瀉 滿杯則止 衆人爭出錢沽飮 要飮史蒯公則石流史蒯公 要飮佛手露則石流佛手露 要飮狀元紅則石流狀元紅 史蒯公 佛手露 狀元紅 皆酒名 不專一能 惟求輒應 一縷冽香 落胃暈頰 連瀉數十杯 忽失石所在 幻者不驚不惶 遙指白雲曰 石歸天上


幻者納手毡底 摸出蘋果三枚 蘋果 卽我國所稱沙果 中國所稱沙果 卽我國林檎 我國古无蘋果 東平尉鄭國載崙奉使時 得接枝東還 公中始盛而名則訛傳云 連枝帶葉者一枚 指向我人請買 我人掉頭不肯曰 聞汝往日 常以馬矢戱人 幻者笑而不辨 于時衆人爭沽啖之 我人始乃請沽 幻者始靳 久乃拈出一枚與之 我人一嗑卽哇 馬矢滿口 一市皆笑


幻者以針一握 納口呑之 不癢不痛 言笑平常 噉飯啜茶 徐起捫腹 乃以紅絲摩納耳孔 靜立良久 嚔咳數度 捉鼻出涕 以帨拭鼻 納指鼻竅 若拔鼻毛 須臾紅絲小見鼻竅 幻者以爪鑷 抽其一端 絲出尺餘 忽有一針 臥度鼻竅 貫絲嫋嫋 抽絲益長 百十千針 皆貫一絲 或有飯顆 黏刺針端


幻者出白色椀子 覆示衆人 置諸地上 卽无有物 幻者四顧 鼓掌示衆 持一楪子 覆諸椀口 四向唱詞 良久開示 有銀五片 形如白蘋 幻者四顧 鼓掌示衆 復以楪子覆椀如初 向空側睨 喝聲若罵 良久開視 銀化爲錢 厥數亦五


幻者以銀杏一盤 置地上 以一大盆覆之 向空念呪 良久開視 不見銀杏 盡是山査 復覆其盆 向空念呪 良久開視 不見山査 盡是荳蔻 復覆其盆 向空念呪 良久開視 不見荳蔻 盡是丹柰 復覆其盆 向空念呪 良久開視 不見丹柰 盡是念珠 栴檀刻成 盡像布袋 一一含笑 箇箇胖腴 一串百八 无始无終 雖有巧歷 從何數起 于時幻者 四顧鼓掌 遍招衆人 誇示妙術 復覆其盆 翻置地上 盆下盤上 側目喝聲 若有所怒 良久開視 无一念珠 淸水㶑灧 一雙金鮒 活潑盆中 呷水吐泥 一躍一泳


幻者置畵瓷盤經尺有咫者五枚于卓上 復以細竹數十枚置卓下 竹大小長短比箭 皆削其端 令銳之 乃持一竹 置盤其端 搖竹旋之 不傾不攲 若旋少緩則更以手擊之 令疾盤急於回旋 不念危墮 盤若小攲 則更以竹激而騰之 盤離竿頭尺餘 安下正中 回回旋旋 幻者乃揷之右脚靴中而盤自回回 又以一竿旋盤如初 揷左靴中 又以一竿旋盤 揷右領 又以一竿旋盤 揷左領 復以一竿置盤其端 搖之激之 旋旋回回 以手擊之 錚錚有聲 于時幻者以竹揷竹 次次續之 盤重竿長 竿腰自彎 全忘落碎 回旋之不止 竿至十餘續 則高出屋上 于時幻者徐拔前所揷竿 盤次第與旁人 還置卓上 于時幻者口含一竿如橫烟竹 以其高竿 立之所含竹端 垂其兩手 挺挺久立 于時衆人 莫不骨酸 非爲愛盤 實所目擊 危哉危哉 一瞥風動 竿果中折 于時衆人 一齊驚讙 幻者亦動 疾走承盤 更一高擲 盤飛百尺 于時幻者顧眄四衆 意思安閒 輕輕受盤 不矜不誇 旁若無人


幻者置稻殼四五斗於前 兩手爭掬 如嗜芻豢 須臾盡啖 地面如舐 于時幻者據地吐糠 涎團成塊 糠盡烟繼 籠羃唇齒 以手拭髯 索水嗽口 烟竟不止 扣胷摸唇 不耐煩燥 連飮數椀 烟勢彌熾 張口一喀 赤火塞口 以箸挾出 半炭半燒


幻者以金葫蘆置卓上 又出綠銅花觚 揷孔雀羽 須臾失金葫蘆所在 幻者指衆中一人曰 這位老爺藏弃 其人怒形于色曰 那得无禮 幻者笑曰 眞定老爺欺負葫蘆 在老爺懷中 其人大怒 口中且罵 一振其衣 忽自懷中 鏗然墮地 一市齊笑 其人默然久之 立人背後


幻者凈拭卓面 陳列圖書 小爐爇香 白琉璃盤盛桃三枚 桃皆椀兒大 卓前置棊局及白黑子筒 設茵鋪席 端方雅魚 暫施帷幕於卓 須曳撤之 有珠冠荷衣者 有霞袂雲履者 有衣葉跣足者 或對坐擺局 或拄杖傍立 或支頤坐睡 皆美鬚髯 形貌古奇 盤中三桃 忽連枝帶葉 枝頭開花 珠冠者摘桃一枚相與啖之 出其核 種之地中 又食他桃未半 地中桃子已長數尺 開花結子 對局者奄然班白 俄而皎雪


幻者置大琉璃鏡于卓上 設架立之 于時幻者遍招衆人 開視此鏡 重樓複殿 窈窕丹靑 有大官人 手執蠅拂 循欄徐行 佳人美女 四四三三 或擎寶刀 或奉金壺 或吹鳳笙 或踢繡毬 明璫雲鬟 妙麗无雙 室中百物種種寶玩 眞定世間極富貴者 于是衆人莫不羡悅 耽嗜爭觀 忘此爲鏡 直欲鑽入 于是幻者麾衆喝退 卽掩鏡扉 不令久視 幻者閒步 四向唱詞 又開其鏡 招衆來視 殿閣寂寞 樓榭荒凉 日月幾何 寶女何去 有一睡人 側臥牀上 傍無一物 以手撑耳頂門 出氣裊裊如煙 本纖末圓 形如垂乳 鍾馗嫁妹 鵂鶹娶婦 柳鬼前導 蝙蝠執幟 乘此頂氣 騰空游霧 睡者乍伸 欲寤還寢 俄然兩腿 化爲雙輪 而其輻軸猶然未成 于是觀者莫不寒心 掩鏡背走 世界夢幻 本自如此 猶於鏡裏 炎凉頓殊 一切世間 種種萬事 朝榮暮枯 昨富今貧 俄壯倐老 夢中說夢 方死方生 何有何亡 孰眞孰假 寄語世間 善心善男 菩蕯兄弟 幻界夢身 泡金電帛 結大因緣 隨氣暫住 願準是鏡 莫爲熱進 莫爲寒退 齊施錢陌 濟此貧乏


幻者置一大盆于卓上 以帨拭凈 覆以紅氈 若將有所爲術也 周旋之際 懷中一盤 錚然墜地 赤棗逬散 衆人齊笑 幻者亦笑 收藏器什 因爲罷戱 非不能也 日暮將罷 故爲破綻 以示衆人 本此假者


是日鴻臚寺少卿趙光連 聯椅觀幻 余謂趙卿曰 目不能辨是非察眞僞 則雖謂之無目可也 然常爲幻者所眩 則是目未甞非妄而視之明 反爲之祟也 趙卿曰 雖有善幻難眩瞽者 目果常乎哉 余曰 弊邦有徐花潭先生 出遇泣于道者曰 爾奚泣 對曰 我三歲而盲 今四十年矣 前日行則寄視於足 執則寄視於手 聽聲音而辨誰某則寄視於耳 嗅臭香而察何物則寄視於鼻 人有兩目而吾手足鼻耳 無非目也 亦奚特手足鼻耳日之早晏 晝以倦視物之形色 夜以夢視无所障礙 未曾疑亂 今行道中 兩目忽淸 瞖瞙自開 天地寥廓 山川紛鬱 萬物礙目 群疑塞胷 手足鼻耳 顚倒錯謬 皆失故常 渺然忘家 無以自還 是以泣爾 先生曰 爾問爾相 相應自知 曰 我眼旣明 用相何地 先生曰 還閉爾眼 立地汝家 由是論之 目之不可恃其明也如此 今日觀幻 非幻者能眩之 實觀者自眩爾 趙卿曰 然 世言飛燕太瘦 玉環太肥 凡言太者 已甚之辭也 旣論其肥瘦而輕加以已甚之辭 則已非絶世之佳人 彼二帝之目 獨眩于肥瘦之間 世之無光明眼 眞定見久矣 太伯之文身採藥 幻以孝者也 豫讓之漆身呑炭 幻以義者也 紀信之黃屋左纛 幻以忠者也 沛公其幻也織 張良其幻也石 田單以牛 初平以羊 趙高以鹿 黃霸以雀 孟甞君以鷄 蚩尤之幻銅頭鐵額 諸葛之幻木牛流馬 王莽之金縢請命 幻之未成也 曹操之銅雀分香 幻之破綻也 祿山之赤心 盧杞之藍面 皆幻之拙者也 自古婦人尤能善幻 如褒姒之於烽也 驪姬之於蠭也 然聖人神道設敎 亦有然者 愚雖未敢致疑於階草之指佞 庭鳳之儀韶 而亦未能盡信於負舟之黃龍 流屋之赤烏 自古神聖愚凡 莫不有一番不可知之事 或有嗜瘡痂者 或有好驢鳴者 雖謂之幻可也 雖謂之性 亦可也 幻之爲術也 雖千變萬化 无足畏者 天下有可畏之幻 大姦之似忠也 鄕愿之類德也 余曰 胡廣之三公 幻以中庸 憑道之五代 幻以明哲 而笑中之有刀 酷於口裏之呑釖耶 相與大笑而起